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湖南邵阳深山中有座天竺寺,相传唐僧师徒西天取经曾路宿

2022-09-06 15:47:46 9140

摘要:文/周志懿那应该是2017年夏天一个炎热的午后,我正利用年假的机会在家乡四处采风,试图找寻那些远古留下的历史遗存与文化密码,隆回县高平镇文化站的王子贵站长盛情地邀请我去看看位于石梅村背后的天竺寺。是《西游记》中提到的那个天竺吗。...

文/周志懿

那应该是2017年夏天一个炎热的午后,我正利用年假的机会在家乡四处采风,试图找寻那些远古留下的历史遗存与文化密码,隆回县高平镇文化站的王子贵站长盛情地邀请我去看看位于石梅村背后的天竺寺。

“天竺?是《西游记》中提到的那个天竺吗?”我随口问了一句。

“是,而且天竺寺背后那座山就叫天竺山。”没想到王站长很肯定地告诉我。

我顿时一愣,转念一想,或许就是巧合吧。无论如何,我也无法将这个“天竺”与古印度那个“天竺”联想到一起。但老家附近竟还有这样一座名称独特的寺庙,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尽管当天还有别的安排,但我还是决定无论如何要去看一看。

搭着王站长的摩托车,沿着高平至新邵的乡村公路行驶不到五公里,我们便拐入了石梅村。不同年代建起的民居不断从眼前掠过,成堆的鸡鸭在马路上若无其事地闲逛,对摩托车的马达声置若罔闻,直到车轮真的快接触到身体的那一时刻,它们才尖叫着不要命地仓皇逃散。时不时有人从大门里探出头来,看鸡鸭无事便又缩了回去。很快,我们来到了马路的尽头。

眼前是一片绿意盎然的田野,几只白鹭在生机勃勃的稻田间悠然而飞,与灵秀的金凤山相映成趣。子贵指着左侧的山腰告诉我,“瞧,那就是天竺寺。”果然,在半山腰的密林深处,一处双重檐式葫芦宝顶牌坊飞跃而出,成为这满眼的绿意中最点晴的一笔,使这片土地一下子变得庄严起来。

我们顺着秋日的田埂步行几百米,便踏上了上山的青石板路。王站长告诉我,这条石板路至少好几百年了,去天竺寺上香,这是必经之路。沿着这条被当地信众的脚步与时光磨得透亮的石板路拾级而上,左侧是南方常见的梯土,土里长满红薯和青豆,右侧是一道山沟,一道山泉从密林中喷涌而出,却又很快淹没在谷底茂密的小树林里,只有激情的水响成为送我们上山的鼓点。

正爬着,王站长突然很认真地说,“周总,可别小看这座寺庙,传说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经过了这里呢,还在这寺里住过一晚。”

“唐僧取经到过这里?哈哈,怎么可能?不过一个传说罢了,不要太当真。”我下意识地对他说。

然后再一想。唐三藏取经是从长安出发,一路西行,再怎么走也不可能绕到湖南来啊。心想就算是传说都有点太离谱了。

“你们以后跟别人介绍可别提这个传说,太离谱了反而让人笑话了。”我很郑重地告诉王站长。在我看来,就算是传说也应该有起码的合理依据,但这湖南中部压根与唐僧取经就不是一个方向,何况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因此,我很自信地认为,这只是当地为了吸引游客胡乱编造的一个故事罢了。

王站长见我这么断言,便只好讪讪地笑了笑,把话头吞了回去。

经六弯三百多级台阶,已经可以看到寺庙的宝顶,这时左侧一株巨大罗汉松迎风而立,原本粗大的树干已经完全蛀空,但树干的边缘却还顽强支撑起巨大的树冠,树身有当地百姓系上的红绸,树的根部还有许多残蜡与烧过的纸灰,显然不久间刚刚有人在此祭拜过。子贵介绍说,这是方圆数里有名的神树,曾经有几十年没有发过树芽,大家都以为这棵树死了,准备砍了做柴火,只有寺庙里的住持坚决反对,没想到后来果然又活了过来,长得竟然比原来还要茂盛。山下的村民都引以为奇,许多不好带养的男娃便认了此树做“寄父”(古梅山地区的一种民俗形式)。

沿罗汉松右侧的石阶向上,再转一个弯往上几米,天竺寺的大门便一览无余了。这是一座巨大而华丽的牌楼,上边雕刻有山水、麒麟、双龙戏珠以及各种佛教故事,富丽的色彩彰显着宗教的高贵,而斑驳的牌面却写满岁月的沧桑。山门上并没有写“天竺寺”的字眼,而是写着“祗园在望”四个大字。“祗园”,应该指《金刚经》中提到的释伽牟尼讲经的“祗树给孤独园”。

这座牌楼显然是天竺寺的最精华之处,进得山门,便只有几栋老式的板屋构成正殿与厢房了,刚好围成一个不大的四合院。其中正殿为穿斗式单檐悬山顶,正中供奉着如来与观音等各类菩萨塑身。从正殿边上的碑刻记载中可以看出,这座天竺寺始建于清乾隆年间,距今时代并不久远,倒是那棵罗汉松,传早在唐时就有了,距今已经1300多年树龄。

湖南邵阳市高平镇天竺山上的天竺寺

一位戴着瓜皮帽的老者正在清扫香案,见我们到来,便上来招呼。听王站长说,这位就是天竺寺的住持,也就是山下的村民,在这里住持属于兼职,除了“上元”“中元”“下元”三个节之外,平时并不常住寺里,只有信众来时才来寺里主持一下。我顺便与老人聊了几句,发现老人对佛教的经典知道的并不多,便没有深入。

于我而言,这次天竺寺之行无疑是一次收获之旅。毕竟,在湘中地区的农村,能够有如此华丽双檐牌头的寺庙已经不多见了。它的出现进一步丰富了我对家乡文化遗存的认知,寺庙作为农村的宗教场所,无意中也扮演了乡村民俗、文化传承者的角色。

“天竺寺绝对是我家乡文化遗存的典型代表。”我当时对天竺寺的角色认知也就是如此。至于这座寺庙与唐僧西天取经的渊源,我是断断不会去想的,下意识地觉得是不可能的事。只是万万没想到,后来不断考究的事实证明,这天竺寺可能还真能跟唐僧西天取经的传说扯得上点关系。

2018年,隆回高平的袁国新老师专程给我寄来了他主编的《高平镇志》,事关家乡的历史,我当然是迫不及待地要翻一翻的。在名胜古迹一栏,我看到了天竺寺的介绍,没想到镇志中也赫然写着“相传唐三藏西域取经经于此,故名天竺山”“唐僧带领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去西天取经路经天竺寺,在此住宿一晚。”我当时心想,有没有搞错,这可是政府主导的地方志也,是很严肃的读物,记录传说也要有点依据,不能胡编乱造的,绝不能什么都往上面堆,但也没太把这事怎么放在心上。

2019年的一天,女儿让我帮她查一查《西游记》作者吴承恩的资料,我下意识地百度了一下。这一搜不打紧,可把我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竟然,吴承恩竟然曾于1553年,约53岁时专门“到新化古梅山周游,以卖文写书为生”。我一下子就想到了王站长跟我说的天竺寺的传说,想起了《高坪镇志》中的记录。众所周知,隆回直到上世纪才设县,现在的隆回县高平镇及周边区域历史上就是新化县管辖,也就是百度中所说的古梅山地域之一。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百度所言是真,大概率事件,这位鼎鼎大名的《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也曾到过高平游历。

那么问题来了。吴承恩为何会选择到古梅山游历?是什么机缘促使他专程来到相对蛮荒偏僻的梅山地区?我带着巨大的好奇心进行了一番探索,希望找到这背后的答案。包括购买了《吴承恩年谱》,重新抽空通读《西游记》。遗憾的是,除了百度百科中提到吴与古梅山的这层渊缘外,其它几无任何可参考的资料。几经辗转,我又想方设法联系到了淮安西游记博物馆名誉馆长、中国西游记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淮安师范学院的蔡铁鹰教授,详细咨询关于嘉靖三十二年吴承恩周游古梅山一事,没想到的是,蔡教授一口否认,说绝对不可能。

这于我而言无异于当头棒喝。但出于记者的本能,心中的疑惑并没有消除。既然吴承恩不可能来过古梅山,那为什么百度百科上会有此一条,出处何在?为何在中国西游记文化研究会的官网上,对吴承恩经历的表达又与百度百科一模一样,承认了吴曾到过古梅山周游的事实?

吴承恩到底有没有来过古梅山,成为我心中巨大的悬疑。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高平文昌会副会长罗辉先生的一篇研究,研究中提到,在嘉靖年间的《新化县志》中,记载有一位叫邹哲的新化籍人士曾出任浙江长兴县主簿,相当于现在的县委办主任。

这个线索顿时让我眼前一亮。按照已经确凿考据过的《吴承恩年谱》,吴承恩曾同样在浙江省长兴县当过县丞,相当于现在的常务副县长或副书记级别的职务,只是到底是哪一年,目前学术界尚没有定论。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新化人邹哲与吴承恩几乎在同一时代同在浙江长兴县任过职。而且大概率事件,两人不仅打过交道,可能交情还不浅。

为何这么说?在罗辉先生的研究中发现,《西游记》中的许多提到动植物之类的表述竟与嘉靖版《新化县志》中的物产介绍有高度的一致性(见下图)。那就有两种可能,一是邹哲曾将嘉靖版《新化县志》赠与吴承恩,二是吴承恩的确来过古梅山。

为何这样说?大凡读过《西游记》的人,应该都知道有个“梅山七圣”,而在同为明代知名神话小说的《封神演义》中,还有个“梅山七怪”,《西游记》与《封神演义》中对涉及梅山妖怪的内容最大的巧合或者说相同之处就是,都有猴精,《西游记》中是孙悟空,而到了《封神演义》则变成了白猿精袁洪,二者不仅都是石化而成,而且本事都差不多,都能腾云驾雾,都能七十二变,都能被砍头后还能长出头来,都曾与二郎神杨戬打得火热,却又难分胜负,而且战场里都有梅山。而猴精的元素与古梅山的梅山神“翻坛教主”张五郎又有高度的相似性。你看中华文明中所有宗教神话中的神仙都是正常行走的人物,只有这个梅山神是双手在下,两脚在上的翻坛不服管教的猴性形象。

依此推断,说明明代的大众流行小说中,古梅山作为神秘志怪乱神人物的源头基本已经成为社会共识。这也可以理解,包括新化县安化县在内的古梅山区域,在宋代以前的近千年时间都是国中之国,“旧不与中国通”,居住着诸多少数民族,宋前以“梅山蛮峒”统称。由于很少与中原王朝往来,于当时的主流社会而言,古梅山永远是一个神秘的所在。经历宋元两代,梅山逐渐成为民间共识的神仙鬼怪出没之地就属再正常不过了。

若此推断成立,一是,吴承恩既决定运用志怪小说的形式来表达内心的不满和愤懑,必会四处搜寻天下志怪故事作为素质储备,为了完成《西游记》这本鸿篇巨著,专程找机会到古梅山游历猎奇寻找素材与灵感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何况还有新化人邹哲从中牵线,而且,当时的新化县令佘傑和吴承恩也是老乡(桐城和铜陵临近),两人因邹哲或老乡关系相识也在情理之中。

二是,吴承恩没有来过古梅山,但受民间对古梅山志怪神秘源头的认同,加上邹哲与佘县令的关系,掌握了古梅山(含高平)的许多鬼怪传说与物产资料,在《西游记》中加入了大量的古梅山元素,也就是现在的老新化区域的相关元素。

以上无论哪一种可能,基于吴承恩及《西游记》与古梅山地区的这层可能的渊源,后人将古梅山西南边陲的山脉改称天竺山,将山中的寺庙称为天竺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来源:香海园随笔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