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湖南华莱:营销模式受质疑多地经销商被定传销

2022-12-18 23:04:37 1873

摘要:夜幕下,湖南华莱的万隆黑茶产业园灯光璀璨。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一面是立足贫困县的全国纳税最多的茶叶企业,一面是在多起传销犯罪案件中被频频提及的总部公司,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华莱”)到底是家怎样的企业?至少10起刑事判...

夜幕下,湖南华莱的万隆黑茶产业园灯光璀璨。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一面是立足贫困县的全国纳税最多的茶叶企业,一面是在多起传销犯罪案件中被频频提及的总部公司,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华莱”)到底是家怎样的企业?

至少10起刑事判例中,华莱公司的多名黑茶经销商因销售方式被法院定为传销而获刑。2018年6月,河北省巨鹿县警方在一起300人参与的传销案中,通报华莱公司涉及传销,要求相关在逃人员自首。此外,近年来,包括中央电视台等在内的国内多家媒体报道,称湖南华莱的产品“华莱健”黑茶被经销商用于“传销活动”。

建设耗资上百亿的“黑茶特色小镇”,帮扶2万贫困户脱贫,冠名省级羽毛球队,控股足球俱乐部……近年来的湖南华莱可谓风光,但自2018年底天津权健集团涉嫌传销被查后,这家生产销售“华莱健”黑茶的湖南民企,前所未有地低调起来:紧锁大门、谢绝参观,“市场营销也几乎停滞”。

湖南华莱备受争议的焦点是其营销模式——“电子商务加互助分销”。在这种网络化模式中,购买过黑茶的会员经过消费组、经营组、经理等环节后,可成为参与分红的“董事”,而“董事”分为黄金、红宝石、翡翠、钻石、荣誉五个层级。

采访中,湖南华莱方面称,其营销模式中的“团队计酬”是以销售业绩为依据,并非“拉人头”。湖南省安化县工商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本地未发现华莱涉嫌传销的情况,但不清楚外地对相关舆情的调查处置情况,故还不能对华莱是否涉嫌传销“下结论”。

权健阴影:不再接纳团队参观,大批员工被放假三个月

2月11日,大年初七。位于益阳市安化县的湖南华莱迎来了节后上班的第一天。但包括接待、服务、培训等岗位在内的大量公司雇员,至今仍处于“放假”状态。

资水河畔的湖南华莱万隆黑茶产业园规模宏大,建筑群包括办公楼、车间、酒店和广场,占地面积三百多亩。夜幕下,被彩光笼罩的20层“专家楼”尤其醒目,楼顶的圆形商标像个耀眼的小月球,旁边发出的一束束亮光射向6公里外的安化县城。

春节前的1月2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这里看到,华莱公司办公楼外观气派,但铁门紧闭,除了保安,周边难见人影,一片冷清。

1月27日,记者来到位于安化县冷市镇的湖南华莱公司总部,该公司当时已放假,不再接待外人参观。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今年比往年放假得早,24号就放假了。”湖南华莱的一名保安说。当天上午,一名山东经销商想进公司参观被拒绝。保安介绍,公司已不接待外人和团队参观。

“平常每天来参观学习的有两三千人,基本上都是省外的。”该保安称。而据附近村民介绍,华莱公司门口以前常停满大巴,时常堵车。去年10月广场外一条马路修好后,这里的拥堵情况才缓解。

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湖南华莱常务副总经理张雨介绍,一个月前权健事件发生后,公司就不再接待外来参观人员。

湖南华莱另一副总经理严子棚说,权健被查后直销行业面临整顿,湖南华莱也受到很大影响。“现在我们的市场几乎停滞了,基本上没有业绩。”严子棚介绍,公司四千名员工中,一两千名生产工人和酒店员工放假三个月,“放假期间我们发60%的工资。”

而在此次春节放假之前,几张疑似湖南华莱内部通知的截屏图片在网上流传。上面文字显示:“权健事件持续发酵,为了公司形象和未来发展,我们以大局为重……”

上述“通知”要求:不能说黑茶能治病,不能分享喝茶受益的病历,不能夸大功效;马上停止所有的年会、招商会,低调运作市场;茶馆所有资料全部收走,有关黑茶功效的文字图片不准张贴。

对于这份“内部通知”,湖南华莱分管市场营销的张雨表示“不属实”,系个别自媒体“捣乱”。

不过,1月28日,湖南华莱从事服务工作的一名经理蒋建(化名)则称,上述通知“百分之百是真的”。蒋建说,那天他参加了在总部举行的管理人员会议。“公司领导说这段时间搞整顿,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蒋建记得,当天董事长陈社强只说了几句话,“就是要求我们做好员工的安抚工作,全力以赴准备应对检查。”

澎湃新闻记者1月底在安化县采访期间,湖南华莱董事长陈社强正在长沙参加省人大会。六年前,他首次当选湖南省人大代表。

1962年出生的陈社强是安化县冷市镇人。据湖南华莱公司多名高层证实,陈社强早年曾在直销企业“完美”公司跑业务,2007年他与弟弟在长沙创办湖南华莱,当年公司以销售保健品和医疗器械为主。

2010年,陈社强回到家乡安化发展,注册“华莱健”品牌从事黑茶的生产和销售。安化是全国重点产茶县,其黑茶产量全国第一。“2016年全国交税超过五千万的茶企只有华莱一家,当年我们交了一个多亿。”张雨称,2018年公司年产销黑茶4万多吨,销售额“起码30个亿以上”。税务部门统计的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湖南华莱的纳税额分别为1.76亿和2.07亿。

张雨分析,华莱的快速发展,除了跟产业政策和“领头人”有关,营销模式也是重要因素,“模式这一块给我们很大的推动,助力于整个销售。”

湖南省郴州市汝城县,经销商开的“华莱健”安化黑茶门店。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华莱模式:购买黑茶成为会员,“董事”分为五级

2010年刚回到安化经营黑茶的陈社强,依靠市场销售“一炮打响”。张雨介绍,当年陈社强推行一种叫“分盘”的销售模式。

“一个月的销售有几百万。”张雨说,陈社强当年的营销能力令业界瞩目,不过其营销模式中把人员分为“黑盘、红盘”的“分盘”也引来争议,被认为有“拉人头”之嫌。

“如果只做销售,游离在直销与传销之间,又申请不到牌照 ,这是有风险的。”张雨介绍,2010年陈社强决定拓展“生产链”,建厂房、办茶园,走上产、销一体化之路。2013年湖南华莱取消了“分盘”制,在营销模式上实行“电子商务加互助分销”,这种模式一直延续至今。

1月27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张雨简要介绍了这种“互联网+直销”的模式。

华莱公司有个网络平台,张雨称之为“商城”。 “消费者在在网站买了产品后,累计达到4980元,系统会提示你可成为经销商。”张雨说,消费者无法直接从该平台购买,必须通过老会员推荐、代购,每个家庭购买产品不能超过2万元。

“你成为会员后,就可以推荐别人来买产品。”张雨介绍,新会员会被分到7人一组的“消费组”,系统根据消费数额从中选出一人当组长。当消费组7人累计消费74700元,消费组组长会晋级“经营组”。

当“经营组”的7人培养了8个消费者成为经营人员,则系统会从这15个人中选一人升为经理,其可直接参与奖金分配。

张雨介绍,经理上面是董事,按级别分为黄金董事、红宝石董事、翡翠董事、钻石董事和荣誉董事。

“经理培养两个经理出来就成为黄金董事,他再培养一个黄金董事就变成红宝石董事,而钻石董事培养了两个钻董,就变成荣董了。”张雨所说的“荣董”,就是“荣誉董事”。

“荣董的收入就比较高了,你整个团队的销售额,公司给你2% 的分红。”张雨说,公司拿出销售额百分之三十以上来奖励各层级的经销商。

湖南华莱的营销系统中有多少经理和董事?“这个我不清楚,系统没有这项统计功能。”张雨介绍,营销队伍顶层的荣誉董事,目前有一两千人。

成为一名“荣董”,是张政翔的梦想。他在华莱总部附近经营一家酒店。1月27日澎湃新闻暗访时,张政翔透露,他目前是钻石董事,下面有三四百人。

张政翔介绍的营销模式和层级,与张雨所说基本一致。“1份茶叶是4980元,消费组完成8份任务,组长得到5800元奖励; 经营组7个人的共同任务,是带进8个赚了5800元的人,组长就能赚10万,当他还带动两个人赚10万,他就成为黄金董事了。”张政翔介绍,董事级别的黄金、红宝石、翡翠、钻石,其获提成比例分别为销售额的2%、3%、4%、5%,而荣誉董事则还可享受2%的“全球分红”。

不过,澎湃新闻注意到,两人介绍的这一“电子商务加互助分销”模式,近年已被多地法院刑事判决认定为传销。

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陈社强。该公司网站 图

传销判例:10起传销案涉及“华莱”,被告人多为经销商

“喝茶能喝出健康,也能喝出财富。”在多个被指涉嫌传销的报道中,这是相关人员在“营销”华莱黑茶的一句经典语录。

重庆合川人刘敏(化名)告诉澎湃新闻,正是在这一“健康、财富”口号的引导下,她的父母加入了一个“华莱健”黑茶营销团队。两位老人每人交了近2万元,成为会员,并在其上线的带动下,试图拉拢一些亲友“入会”。

“一看这模式就涉嫌传销。”刘敏是名执业律师,她告诉澎湃新闻,为了这事,她和父母吵了一两年,但父母仍深陷其中。

近年来,湖南华莱屡屡被媒体曝光涉嫌传销。澎湃新闻梳理发现,中央电视台农业频道、海南电视台、山东电视台、中国经营报等媒体都曾对此报道。在这些报道中,湖南华莱的门店常向顾客宣传“华莱健”黑茶的“九大保健功效”,包括降脂减肥、降血压、抗癌等,而顾客通过购买黑茶成为会员后可成为“经营者”,并通过推荐他人购买获得“分红”,经销商“董事”级别的层次包括黄金、红宝石、翡翠、钻石等。

一时间,网络上也曾流传“北权健、南华莱”的说法。近年,多地工商、公安部门曾对“华莱黑茶传销”进行查处。海南海口、山东临邑、河南郑州等地的执法部门曾对“华莱传销”进行打击。比如2018年初,郑州市工商局就曾组织开展“打击华莱健安化黑茶涉嫌传销活动”专项行动。

公开的司法文书显示,10起“华莱传销”案已获判决。

澎湃新闻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输入关键词“传销、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查到10份传销犯罪的刑事裁判文书。

这10起传销案件的裁判时间为2012年至2018年。最近一起是2018年5月由山东省肥城市法院判决的。

据肥城市检察院指控,2015年以来,被告人李秀荣、张月芬、张翠霞推销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黑茶,让参加者购买4980元黑茶获得加入资格,采取分组、分级别的模式发展下线均超过30人。该案证据材料中,包括湖南华莱的宣传资料及其电子商务平台(www.5169888.com)的信息记录。

李秀荣等三名被告人均被肥城市法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刑。

在青海省民和县的又一份判决中,被告人张芸等八人也被认定为传销犯罪。法院查明,张芸购买15600元“华莱健”牌黑茶成为湖南华莱公司的会员,并被该公司授权为民和地区黑茶系列产品终端经销商。此后,张芸伙同其他被告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参与人数达300余人,交易额500余万元。

张芸等人的传销模式,包括消费组、经营组、经理、董事等层级,而董事有黄金、红宝石、翡翠、钻石和荣誉五个级别。2016年9月,民和县法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张芸判刑二年,并处罚金5万元。其他7名被告人均被判刑。随案移送的34件“华莱健”牌黑茶被依法没收。

贵州人印某芳在传销活动中曾做到“黄金董事”级别。铜仁市思南县法院查明,她利用华莱公司提供的电子商务互助分销模式,发展下线50余人。印某芳被法院判刑的同时,其从华莱公司获得的226460元返利,被予以追缴。

这些传销案件有一起发生在湖南武冈。1958年出生的肖某曾在武冈市开茶馆销售“华莱健”黑茶,宣传黑茶“九大功效”以及“喝黑茶喝出财富”理念。武冈市法院查明,肖某伙同另一被告人喻某,发展组织领导“龙腾系统”武冈团队96人,涉案金额94万多元。肖、喻两人均被判刑二年,缓刑三年。

在这些案件中,有被告人提出,其“团队计酬”是以销售商品为目的、以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不应认定为传销。不过,审案的青海民和县法院、新疆阿勒泰地区中院等法院认为,这类“团队计酬”实质上是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的依据,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处罚。

山东临邑县法院审理李燕、张玉芬传销案时指出,从经理到董事各个级别的传销活动中,上线的级别提升并非通过推销产品,而是通过下线的级别提升来实现,另外上层人员返利也是通过下线数量的增加来实现,故此类案件应认定为传销。

值得注意的是,牵涉“华莱”的这10起传销案件,其传销模式与湖南华莱的“电子商务加互助分销”模式,大多相同或相似。这些案件的被告人多为湖南华莱的经销商。

采访中,华莱公司分管市场营销已有6年的张雨称,有的经销商带团队做传销,事后“栽赃给华莱”。

因为父母成为华莱会员而研究“华莱模式”的律师刘敏则认为,打击网络传销的取证往往有一定难度,一些涉传销企业可能为逃避打击而“切割”与下层经销商在法律意义上的关联。

2018年6月7日,河北省巨鹿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了巨鹿县公安局的一份通告:《传销案告破!我县300人参与其中》,直指华莱公司涉及传销。该通告称,巨鹿县公安局侦办了一起组织、领导传销案件,“经查,湖南华莱生物有限公司所谓的直销模式历年来已经被多地工商、公安部门立案查处,涉案人员分别被处以有期徒刑并罚金。但因非法利益巨大,所涉及传销犯罪屡禁不绝。”

1月25日,巨鹿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告诉澎湃新闻,上述传销案件目前尚未结案,由于跨省取证难度较大且相关线索中断,办案民警未到湖南调查。

2018年6月7日,河北省巨鹿县委宣传部转发的巨鹿县公安局通告。 微博 截图

何去何从:“踩着刹车”走路,传销疑云未散

在快速发展的光鲜表面背后,湖南华莱的经营模式早在2012年就受到质疑。当年,该公司被公安机关调查。

“外地公安认为我们涉嫌传销,东北那边的。其实是一些经销商利用了我们平台的漏洞。”张雨称,当年湖南省公安、工商部门成立专案组,对华莱公司展开调查,“专案组认为公司管理有问题,因为你的模式存在问题。”

张雨称,2013年陈社强对营销模式进行“改良”,将“分盘”模式改为“电子商务加互助分销”。此外,他还启动“千店万铺”计划,推进电子商务和传统门店“两条腿走路”。

近年来,湖南华莱也与安化县政府展开了一些合作。2017年4月,双方签订“委托扶贫备忘录”,华莱公司承诺帮扶2万名贫困户脱贫;当年9月,华莱又与县政府签约,计划在3-5年内投资80-100亿元,建设“安化黑茶特色小镇”。

随着湖南华莱的发展壮大,公司“领头人”陈社强也获得不少“荣誉”,2013年和2018年,陈社强连续当选湖南省人大代表。2016年7月,湖南华莱冠名湖南羽毛球俱乐部;2017年1月,湖南华莱控股中乙湖南湘涛足球俱乐部,陈社强亲任俱乐部董事长。

随着资本体量的扩大和地方人气的聚汇,湖南华莱也显露出其“雄心”。它在其公司网站提出:要成为“中国茶产业中的航母”以及深具创新能力的“全球领军企业”。

分管企划宣传的严子棚介绍,董事长陈社强已提出,湖南华莱的目标是赶超世界第一茶企——英国的立顿公司。

“立顿一年销售额是300个亿 ,我们只有几十个亿,”严子棚说,“但我们是踩着刹车走路,如果我们拿到了牌照、放开手脚的话,很快就能从几十个亿飙到200个亿,三到五年之内肯定能够实现世界第一。”

“牌照”,的确已成为华莱突飞猛进的掣肘。2011年华莱就开始申办直销牌照,直到2017年6月,商务部对华莱的申请予以公示。严子棚称,本来今年3月华莱有望获得直销牌照,但权健事件后,牌照审批已搁置下来。而如今,如何应对又在网络蔓延的“传销”舆情,成为华莱的当前大事。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张雨坚称华莱营销模式并非传销。“假如我们是传销,还会投下这么多固定财产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呀。”张雨说,华莱的营销模式其实比很多有牌照的直销企业“更温和”,“团队计酬”是以茶叶销售业绩为依据,并非“拉人头”。不过,在多地法院判决中,华莱经销商也曾提出类似观点,但未获得法院支持。

张雨表示,华莱下一步会对“模式”再做调整,比如将相对封闭的会员式“商城”面向所有消费者开放,不再设置门槛和会员代购,“现在正在进行测试 ”。

对于一次次卷入争议漩涡的“华莱模式”,湖南的工商部门怎么看?1月25日,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经济检查部门分管“打传”的副处长肖向阳婉拒了澎湃新闻采访,后来他通过局宣传部门向记者表达了三点:近期没有接到相关投诉;本省未查到黑茶的传销;传销是属地管理,可去公司所在地的有关部门了解情况。

1月28日,记者来到湖南华莱总部所在的益阳市安化县。该县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公平交易分局的局长王会丰介绍,华莱在本地没有违法经营和受罚的记录,未发现该公司在本地有传销行为。“外地的确有舆情,但我们只能在本县查。”王会丰说,“所以它到底是传销还不是传销,我们不能下这个结论。”(澎湃新闻)

相关新闻:

湖南华莱:未获直销牌照先涉传销 3900元入会返利10万?

2015年5月下旬的一天,华莱健牌黑茶(下称“华莱黑茶”)经销商张某在当地一家餐厅举办了庆祝会。张某牵头,组织了145人到场。庆祝会上张某介绍了公司的概况,及他自己如何成为了公司一级会员并从中挣钱的情况。张某当天就被公安人员抓获。之后张某被法院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而获刑。

张某所指的公司即华莱黑茶的生产厂家,名为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华莱”)。据公开资料,黑茶是六大基本茶类之一,历史悠久。湖南的安化黑茶是黑茶中较为有名的。在湖南华莱的宣传口径中,自称“湖南华莱无疑是(安化黑茶)市场的领跑者”。

但湖南华莱至今未取得直销牌照,按照有关规定,茶叶也不能作为直销产品。2016年,青海省某县级法院一纸判决,不仅揭开了华莱黑茶的“领跑”内幕,更直接将其模式认定为传销。

判决揭示传销模式

该县检察院以八名被告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检察院指控八被告自2012年开始,在该县城地区以销售华莱黑茶为由,以拉人头、发展下线、注册为会员的方式,进行组织传销活动。至案发时,该组织已发展层级达十二级,参与人数达300余人,交易额达500余万元。

庭审中,被告方的辩护人曾提出,湖南华莱的经营模式有三种,包括“实体加盟”“电子商务自助分销”和“实体+电子商务自助分销”。八名被告人所从事的是第二种模式,该模式由公司定制。被告人所获得的返利和奖励,也是从公司的经营模式、计酬方式中获取的回报。

综合判决信息,被告人张某通过订购15600元的华莱黑茶,注册成为湖南华莱会员,并被授权为当地黑茶产品的终端经销商。借此,张某在当地开展了发展下线的业务。

湖南华莱的业务模式为,加入者以3900元的价格购买该公司黑茶一份,便注册为公司会员,再完成公司规定的发展两个会员的任务,就被分到一个七个人的消费组。七个人中谁最先加入,谁就成为消费组的组长。消费组共同发展八个会员,组长就能从公司得到5000元的消费返利,同时进入经营组。经营组也是七个人一组,七个人需要完成8个任务(发展16个会员),并有一系列返利制度。经营组的八个任务都完成时,总共可以从公司得到105000元的返利。一直循环,完成一轮就得到105000元的返利。

另外,团队完成业绩, “董事”还可获得晋级。根据被告人供述,团队业绩完成一定程度后,团队领导成为黄金董事,可以拿到团队新增业绩2%的奖励。成为黄金董事后,左右两个区任意一个区做到黄金董事,升为红宝石董事,拿到团队新增业绩3%的奖励。以此类推,最终可以升为荣誉董事,拿到全球业绩加分红2%的奖励。

八名被告人中,被告人赵某某注册了实体店,按照华莱生物既定的实体加电子商务的模式进行销售产品,最终被法院认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何某某辩称自已身体不好,听信他人喝黑茶可以缓解病情的介绍,相信其功效,不仅自已喝还介绍、销售给别人,最终获刑。

法院判决,八被告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到两年不等,并处一定数额罚金。除张某外,其他七名被告获缓刑。

法院认定,湖南华莱2011年6月至7月申请直销试运营,现仍未被批准为直销企业。各被告人形式上采取“团队计酬”方式,但实质上属于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条之规定,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处罚。

未获牌照已涉传销

官网介绍,目前湖南华莱年产销黑茶5.5万吨,累计上缴国家税收近10亿元,并对促进当地就业起到了很大作用。湖南华莱采用代理加盟模式,全国开设的省、市代理和专卖店达到1500余家。

经记者查询,湖南华莱曾出现在商务部的直销牌照申请公示名单中,但至今没有取得直销牌照。民间反传销人士胡某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每年都有数十家申请牌照的企业,真正能拿到牌照的企业很少,而且茶叶“是不可能取得直销牌照的”。

根据国家工商总局和商务部《关于直销产品范围的公告》,目前直销产品包括化妆品、保健食品、保洁用品、保健器材、小型厨具五类。茶叶并不在直销产品的范围内。

国家工商总局曾下发《关于做好直销监管工作的通知》,明确禁止直销企业销售超出批准范围的产品以及不符合国家认证、许可或强制性标准的产品。

最新消息称商务部暂停了直销审批和备案,这也意味着湖南华莱短期内拿不到直销牌照。

据胡某了解,权健事件发生后,湖南华莱曾紧急开会议,改变了黑茶的宣传说辞。“原来说黑茶是保健品,对疾病有一定疗效。现在说是具有调理功效,也不再说它是一种保健品了。”胡某表示。

另一位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某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传销有三大特征:缴纳入门费取得加入资格;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层层返利形成多层次计酬。

而湖南华莱在上述青海省案件中所体现出的模式,与李某总结的这三点相对应。加入者以3900元的价格购买一份黑茶便注册为公司会员,对应“缴纳入门费取得加入资格”;黄金董事、红宝石董事直到荣誉董事,组成了层级关系;消费组、经营组的组长通过发展会员得到返利,各层级董事提取不同比例的奖励,对应“层层返利形成多层次计酬”。

2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电话联系了湖南华莱,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李某根据多年经验总结,不管是直销还是传销,其模式本身存在巨大缺陷。传统销售模式可以选择人流量大的地段开店,吸引大量的顾客。直销是凭借直销员在有限的圈子去发现和服务顾客,销售效率很低。再加上个人自用产品的开销,底层直销员基本上都处于亏钱状态,这也逼得其必须全力发展下线。

也因为直销员的销售效率不高,也就只能销售利润很高的产品。这么低性价比的产品,销售难度可想而知。所以直销产品的绝大部分都被直销员及其家人自用。为了逼迫其自用,直销体系就用廉价的梦想和画大饼来引诱他们,忽悠他们:消费就是投资。这种情况下的直销,就变成了持续地拉人头,而不是销售产品。(华夏时报 记者 吕方锐 刘春燕 北京报道)

涉嫌传销、屡屡被罚 没有直销牌照的华莱却越做越大?

在一个名为“打击华莱黑茶传销”的QQ群中,36岁的黄女士称近日还是与丈夫离婚了。由于丈夫陷入华莱传销,无休止的争吵已经令黄女士感到疲惫不堪。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一个完整的家庭支离破碎,黄女士说,“我是人财两空。”

像黄女士这样,因“华莱健”黑茶而家庭破裂的并非少数。另一位维权者称,“群里因为(华莱)黑茶离婚的人数不少。”据维权者之间传阅的华莱黑茶宣传手册称,湖南安化华莱黑茶公司利用一套完整的传销模式,鼓吹人们投资4980元-2万元不等,以小博大来发家致富。

入群两年的维权者江苏小吴称,“多数年轻人为求财,年纪大一些的更为健康。”小吴还称,这两年维权人数越来越多,两年前他刚入群时人数不到50人,现在在维权群里已经有近500人,两年时间增加了10倍。

2018年1月7日,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的消息在群里快速传播,来自河南、山东、河北、北京、四川、福建、江苏等多地的维权者纷纷发言,这一消息似乎给了维权者一丝希望。

北有权健,南有华莱,前者在天津,后者在湖南。权健的受骗者们因监管部门的介入看到了维权的希望,而同是在百亿传销帝国阴影下存活的“华莱健”黑茶维权者们的眼中,希望仿佛仍是远处的一道光。

违法传销

“妈妈回来给你买奔驰。”这是近半年王倩从母亲李莉口中听到最多的话。因为母亲做黑茶传销,王倩与母亲已经很久未好好说说话了,每次一开口母亲便向王倩宣传黑茶保健功效和赚钱能力,让自己协助母亲一起做“华莱健”黑茶传销去拉人头。王倩是本科毕业,其自称经过了解确定“华莱健”黑茶是传销模式,多番劝阻母亲远离传销,但此时被洗脑的母亲根本听不进任何劝告。

李莉自从2018年9月份正式成为华莱健黑茶茶商的一员后,像得了魔怔疯狂学习销售知识。中专毕业的她,读起了销售大师乔·吉拉德的书,并做了2本笔记。订阅喜马拉雅的销售频道,并每天按时听课做笔记。这样的情况持续到2018年11月,李莉终于拉到了第一个人头。

李莉的上线告诉她,喝茶不仅能喝出健康,还可以喝出财富。这让年收入不到3万元的李莉动了心,本来持有一丝怀疑态度的她,参加了几场招商会和去湖南安化华莱黑茶茶园参观后,回来就向上线交了两万元以获取加入资格。

据李莉提供的湖南华莱培训视频,华莱的成功来自于其“成就多人”的营销模式,即“华莱生物十万超级销售提成”奖励计划。该奖励计划内容是一套完备的传销体系,靠拉人头来实现公司盈利。在视频中,演讲人毫不避讳地称,“公司有利润才能够成就自己。”

“华莱健”黑茶运营模式是,加入者需缴纳4980元购买公司所谓的“拳头产品”——高于市价数十倍的黑茶茶叶以成为普通组员。若想得到回报,以4980元为一个推广单位,每个普通组员需完成两个推广指标晋升为七人普通消费组的“组长”,并得到800元的市场拓展奖励。当该组长旗下的六个组员完成8个推广指标后,将会加入更高级的“销售组”,得到5000元的返现奖励。此时,若该销售组组员帮助两个人完成上述销售任务,则会晋升为“销售组组长”。

在更高级别的“销售组”中,传销规则进行了变型。此时,以“帮助一个人加入销售组”为一个推广单位,在七人一组的销售组中,同样需完成8个指标。小组组建完成,销售组组长将得到1万元销售奖励,此时组员每完成一个指标组长会提成5000元,共4万元。当销售组完成8个指标,高级销售组组长将会回到介绍人所在组别,重新拉人头完成上述任务,此时将会给到组长“出局费”5万5千元。这样“普通消费组”到“高级消费组”的过程将无限循环,按照视频中讲话人的说法,每完成一个循环除税款5000元,到手总收入为10万元。

在这个销售模式中,一个加入者成为普通组组长需至少拉到两个人头完成4980元黑茶消费,一个普通消费组的组长成为高级销售组组员,则需和其他6人共同拉到8个新增人头完成4980元的消费。而当高级销售组组员升任最高级别销售组组长时,则将与其组员拉到近100人进入该组织。

这并非如华莱所称“普通人发家致富”的方法,而是传销机构拉人头的典型手段。此外,湖南华莱公司还鼓励茶商开设线下门店,以免费喝茶的形式吸引顾客,以开培训会的形式宣传安化黑茶。

江苏的维权者小吴称,身边有一个女性朋友与母亲共同投资20万元购买“华莱健”黑茶产品,还在当地开设了线下门店。

小吴说,“他们家是做餐饮的,把饭店卖了全心做(华莱健)黑茶,今年做的很不好了。”当被问及原因时,小吴称,“是人际关系用完了呗,自然就不好了,大家也不是傻子。”

早在2013年,湖南省武冈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判定武冈市华莱健黑茶分店涉嫌传销,涉事当事人肖某、喻某被处以刑事处罚,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罚款四万元。根据该起案件公示的法律文书(2014)武法刑初字第166号所示,“本院认为,被告以获取非法利益为目的,以推销华莱健安化黑茶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黑茶的方式取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的人数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人员达九十余人,且层级达三级以上,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已构成传销、领导传销活动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此外,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湖南华莱涉及“传销”的案件有27起,最新案件为2018年3月12日发布的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决,内容明示称,“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自我消费和互助式分销’经营模式涉嫌传销或变相传销。

虚假宣传

2013年3月1日前,参与者加入门槛为3900元,自此之后门槛提高至4980元,而到了李莉加入时,加入门槛已变为了近2万元。

依靠这样的传销模式,湖南华莱迅速扩大了体量。据天眼查所示,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华莱”),创建于2007年11月,注册启动资金为8000万人民币,公司董事长及创始人为陈社强。自成立以来,公司股权变更了两次。2017年6月9日,注册资本从8000万元增长至1.5亿元,2018年11月22日,注册资本再次变更,由1.5亿人民币增长至2.5亿人民币。

李莉称,湖南华莱董事长陈社强曾在招商会中称华莱未来的目标是将营销额突破300-500亿元,要赶超世界第一茶品牌立顿,成为世界茶王。

在官网中,湖南华莱关于自身“远景规划”有如下表述,“未来3-5年,公司将投资80-100亿元,按照国家一流特色小镇标准建设“安化黑茶特色小镇”,让安化真正成为“世界黑茶中心”;投资4亿元建成湖南华莱冷市黑茶产业园三期工程;还将建2万亩高标准有机生态茶园,以实现从茶园到茶杯的全产业链开发,最终实现‘产值超50亿、营业额过100亿、茶园新增2万亩、年缴税收达3亿’的宏伟目标。”

这段在官网的表述并未写明起止时间,不过,2017年6月12日,湖南省安化县国土资源局控诉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非法占地”,由于湖南华莱未经批准于2016年3月28日擅自动工占用安化县冷市镇高桥村六组土地854㎡(其中水田763㎡、田坎91㎡)修建茶厂,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湖南省安化县人民法院就此案判处湖南华莱归还非法占用土地并拆除已建项目。

这起案件中的“非法占地”项目是否为华莱远景规划中“安化黑茶特色小镇“及华莱冷市黑茶产业园三期工程所在地?《投资者网》研究院将上述问题发送至公司相关负责人邮箱以期核实,截至发稿前,公司未回复。

在官网显示的华莱健产品信息中,只有“缓解体力疲劳胶囊”经过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备案,该款产品的批准文号是“国食健字G20150058”,但其备案有效期至2016年11月10日,备案期效已经过期。截至发稿前,该款产品在国家食药监局官网中并未观察到有更新信息。

知情人士称,“华莱生物科技向商务部提交的申请是一种保健胶囊,但他们是没有这种产品的,也就是说这个直销证肯定是发不下来的。”

《投资者网》研究员从多处核实,该人士指的“保健胶囊”就是华莱健牌缓解体力疲劳胶囊。

目前,湖南华莱对外宣传口径均为“直销牌照正在申请中”,公司官网信息披露,2011年4月,华莱就已经开始了直销牌照申请工作,然而至今仍未申请成功。

维权困难

维权者小吴去过当地工商局、市场监督总局反映华莱健传销情况,“他们都说界定比较难。”华莱健黑茶打着直销的外衣做传销,普通老百姓根本分不清直销和传销的区别。小吴说,“连监管部分都称界定较难,更别说普通老百姓了。”

此外,由于取证困难,维权者往往无法有效说明自身困境以及湖南华莱公司甚至各地门店的违法事实。《投资者网》研究员查阅27起湖南华莱涉嫌传销的案件观察到,传销刑事案件最终受到惩罚的往往是在各地用自己钱开设门店的茶商,而不是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在多起案件审理过程中,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辩称,公司仅售卖黑茶,其他一概不知。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中,华莱称,“在网上购买我公司茶叶是其本人真实意思,不存在重大误解。公司并未承诺购买黑茶能够赚钱。是否想经营黑茶是她自己的事,与其(湖南华莱)无关。”

同时,湖南华莱还辩称,“华莱健黑茶是驰名商标产品,是通过世界质量体系标准认证,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符合国家绿色食品A级标准的商品。”在其官网披露的信息中,有一份2016年10月经由农业部颁发的证书,内容写到,“华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农业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税务总局、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联合审定,你单位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该份证书目前无法证明其真伪性,但《投资者网》研究员致电农业部信访办询问相关事宜,电话未接通。

就上述问题,自称湖南华莱公司负责人的刘姓人士表示“不予置评”。(中国网财经综合)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