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湖南小伙留学期间父亲患肝癌,做外卖6个月赚20万补贴家用:只想快点赚够钱回家

2022-11-30 19:25:04 1360

摘要:“向大家炫耀下,我多么幸福,拥有过世界上最Man的男人做父亲。”11月19日,彭博发布了一则视频,这天,是他父亲去世一周年。一年前,他在荷兰学习音乐时得知父亲肝癌晚期,“我都要哭死了,就怕我父亲没抢救过来。”在跨国视频电话中,不曾直接表达过...

“向大家炫耀下,我多么幸福,拥有过世界上最Man的男人做父亲。”11月19日,彭博发布了一则视频,这天,是他父亲去世一周年。

一年前,他在荷兰学习音乐时得知父亲肝癌晚期,“我都要哭死了,就怕我父亲没抢救过来。”在跨国视频电话中,不曾直接表达过自己的感情彭博,向半昏迷状态的父亲不断说着“我爱你”,诉说他对父亲的感恩之情。

父亲病倒后,家里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留学的开支、父亲的医药费、母亲和妹妹的生活开支等,一下子压到彭博身上。“人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时间矫情的,只要能赚钱,我都想试试。”

彭博选择做外卖。他率先推出常德牛肉粉,一碗8.5欧元,折合人民币60元。紧跟着,又推出六十几道湖南菜,甚至还推出了小龙虾、糖油粑粑、茶颜悦色同款奶茶等。他的客户群超过400人,有不少人将他誉为“鹿特丹厨神”。6个月时间,彭博在荷兰兼职做外卖,赚了20万。

【1】留学期间父亲患肝癌晚期

2021年3月20日,彭博的母亲用颤抖的声音告诉他,父亲得了肝癌,晚期。

父亲突然跌倒在公园的洗手间,他一直呼救,两个多小时后,一个女清洁工发现了他,打了急救电话。此前,父亲去过一次医院,检查出身体有问题。医生建议他去大医院复查,他说不去,查出来了死得更快。而这一次,幸运之神没有光顾他,医生说,只能再活半年到十个月。

彭博仿佛挨了当头一棒。虽然父亲的身体不算硬朗,但他不曾想过,命运会和他开这样的玩笑。等反应过来后,他急得不行,“我都要哭死了,就怕我父亲没抢救过来。”所幸,父亲熬过了这关。

在跨国视频电话中,彭博见到了父亲,他躺在病床上插着氧气管,处于半昏迷状态。彭博虽然外向,但不曾直接向父亲表达过自己的感情。那一次在视频中,他无数次对父亲说“我爱你”,诉说着他对父亲的感恩之情。他担心当时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

小时候的彭博和父亲

彭博出生于湖南常德市汉寿县,父亲是电子工程师。在彭博的印象中,父亲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

“20年前父亲开了一个电子厂,有百来个员工,那时候我们可有钱了。后来经营不善加金融危机就倒闭了。”彭博笑着,说这些事的时候有些小骄傲,又坦然得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父亲创业失败后,又中风,偏瘫。即便如此,他还是顺利在某公司担任技术总监,将两个孩子抚养长大。

彭博想去荷兰学声乐。父亲做了一辈子电子工程,没想到儿子竟然在艺术领域深造,很支持。但留学费用不菲,他衡量了家中财力,只能支持学费。彭博说父亲一直因为没能给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而感到惭愧。但彭博很懂事,说没关系,将来结婚、买房的钱,他自己挣。

彭博颇有经济头脑,他在荷兰租下一整套房子做了二房东,自己需要负担的房租就少了很多。此外,在荷兰的日子,他基本上是一半兼职一半学习。因为物价太高,他发挥了自己的优势——会做饭。“基本上一日三餐都是我自己做的。这边肉类卖得比国内便宜,其他的食材在国人手里也很容易买到,”

音乐、兼职、做饭、和朋友出去玩,彭博的留学生活颇为洒脱,“今天赚多少钱就花多少,明天赚多少再花多少,虽然没有攒下钱,但也不会让兜里没有一分钱。”

留学中的彭博

【2】为了回家哭着做外卖

听到父亲病重之后,彭博恨不能立刻飞回去。但那个时候,入境21天的隔离、航班班次减少、高昂的机票,无一不在阻拦他。

家里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留学的开支、父亲的医药费、母亲和妹妹的生活开支等,一下子压到彭博身上。那时候的彭博像疯了一般想赚钱。“人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时间矫情的,只要能赚钱,我都想试试。”

他选择了一条可操作性强的路——做外卖。他爱吃也爱做饭,厨艺一直不错,经过短时间的研究,他率先推出了常德牛肉粉,一碗8.5欧元,折合人民币60元。这个物价在鹿特丹算正常。因为味道正宗且用料充足,牛肉粉迅速俘获了留学生和在荷兰务工的中国人的胃。

彭博做的牛肉粉

紧跟着,彭博又陆续推出60几个不同的湖南菜,甚至还推出了小龙虾、糖油粑粑、茶颜悦色同款奶茶等。他的外卖受众进一步扩大,客户群超过400人,有中国企业在鹿特丹的分公司找他定公司午餐。

他成了荷兰口碑极好的私房外卖菜,甚至有不少人将他誉为“鹿特丹厨神”。最多的时候,他一天能赚2000多元。4月到10月,彭博在荷兰兼职卖常德牛肉粉和湘菜,赚了20万。

彭博做的湘菜

收入增加带来的快乐并没能减轻彭博对父亲的思念和担心,他记不清有多少次一边炒菜一边哭。彭博只想快点赚够钱回家,他怕子欲养而亲不待。

和彭博忙忙碌碌的外卖生活不同,国内父亲的生活似乎回到了“常态”。

因为身体素质较差,抢救过来之后,父亲的身体并不能支撑他进行化疗,所以采用了保守治疗。出院后,父亲和母亲回家,日常吃一些药减轻病痛。

然而父亲没有好好休养,而是跑到广州,那里有个多年的好友在做太阳能产品的生意。父亲从他那看了几款商品,最后选定一款回去研发。朋友和他约定,真做出来了,每个月代销1000单以上。

在广州的出租屋里,父亲研发着产品。研发成功后,他把母亲喊上,教她怎么去生产。

彭博父亲研发的产品

【3】陪伴父亲最后15天

2021年10月份,彭博终于赚到足够多的钱回家,他花近2万块钱买了一张机票飞回国。

当彭博在酒店隔离的时候,他父亲在出租屋里继续教母亲如何生产机器。父亲很严格,硬生生将母亲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妇女,教到能完全独立生产机器。就在教会母亲最后一道工序,最后一个关键点之后,父亲轰然倒下。

结束隔离后,彭博飞奔到医院陪伴父亲。因为病痛的折磨,彭博印象中那个伟岸的身影已经变得消瘦。他看着瘦得脱相的父亲,无数次哽咽。从这时起,他昼夜不息地陪伴在父亲身边。

因为疼痛,父亲只能侧身睡着,彭博就躺在旁边让父亲垫身子。父亲久卧血液不畅,他给父亲按摩、按脚。他努力做各种好吃的,想让父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光过得舒畅点。他至今记得给父亲做的最后一道菜——土鸡炖冬瓜,父亲吃了一半,吐了一半。

父亲也是痛苦的,他多次痛得寝食难安,疼痛到极致,他说:“你让我走吧,我痛得不行了。”彭博没有答应,他哭着抱着父亲求他再陪陪自己。他自私地希望通过自己的陪伴、通过药物、通过治疗将父亲多留在自己身边,他在全力拉住死神的步伐。

彭博在医院陪父亲

陪伴了父亲15天后,分别还是不可避免地来到。2021年11月19日晚上8点,父亲走了。彭博放声大哭:“这个世界上,我再也没有爸爸可以叫了。”

办完葬礼,一切又慢慢恢复正轨。彭博回到荷兰,做起了音乐老师,现在有近百位学生。前段时间,他还受邀入驻阿姆斯特丹水坝广场一家餐厅卖牛肉粉。

彭博的妈妈也开始量产父亲设计的太阳能控制器,不过原先许诺代销产品的父亲的朋友食言了,几个月才下了两三百单。好在,彭博利用自己广泛的社交圈将产品远销美国。

他想对父亲说:“我已经扛起生活的担子,在照顾妈妈和妹妹啦。”这个普通少年心中有个梦,要做成荷兰最大的音乐中餐厅。

今年11月19日,他将之前的素材整理加以剪辑,发出来给大家看,他说:给你们炫耀我的超级英雄父亲——彭程。

彭博的父亲彭程

(文中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九派新闻记者 温艳丽

【爆料】请联系记者微信:linghaojizhe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